赛车

炎武战神 第2429章、吐露

2019-10-12 19:30: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2429章、吐露

可恨!

就差一步,没想到还是让血神给溜了。

想到其中缘由,凌天羽面色沉重,虽然灵王对灵馨公主表现得如此不在乎,可最后还是暴露出去了,让血神的诡计得逞,一举脱身。

值得庆幸的是,这场劫难总算是安然度过了,如果没有灵王现身压场的话,只怕凌天羽就没这般轻松自在了。

当然!

凌天羽心里还是蛮害怕的,自己不仅辜负了灵王的期望,没有好好照看住灵馨公主,如今各等身份暴露,也不知该如何去面对灵王?

“灵王,你可好?”小狐闪身而至,两眼紧紧盯着灵王的右掌。毕竟方才灵王与血神对了一掌,反而是灵王吃了大亏。

“仙尊?”

灵王皱眉问,眼前这个年轻貌美,看似柔弱的绝尘女子,实在无法与传说中的圣狐仙尊联想到一起。

“恩!”小狐微微点头。

“灵某见过仙尊前辈。”灵王谦谦拱行礼,恭敬十足。虽然感觉别扭,但论辈分的话,灵王在她眼里也只是相当于一个小屁孩而已。

“不必客气,若非方才你及时出手,只怕本尊难逃一劫。”小狐深深感激,又皱着柳眉问:“不过,你方才似乎中了那魔头的异毒。”

“多谢仙尊关心,灵某并无大碍。”灵王面色黯然,叹然道:“只是爱女受魔头所控,方才一时令我分神,才着了他恶道。”

“爱女心切,此乃人之常情,只是这魔头行事太过卑劣,灵王不须自责。”小狐正色道:“好了,如今本尊状态不佳,不便详谈,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罢!

小狐便直接消失,溜进鸿蒙空间养伤去了,可怜了凌天羽,没有小狐在场,就更加难以面对灵王了,甚至现在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

不由!

灵王目光转向正垂头不语的凌天羽身上,淡然道:“你不须内疚,关于馨儿的事也不能全怪你,本王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额???”凌天羽冷汗淋淋,满是忐忑的说道:“多???多谢王尊谅解,只是关于我的事,王尊您是不是已经???”

“你不必紧张,本王与刑龙的关系并非像外界传闻的那般不堪,只是有些误解罢了。自魂城遭变,刑龙便与将你的事全数告知本王。”灵王满脸认真的回道:“关于神界之事,本王也已知晓。你且放心,是非善恶,孰轻孰重,本王自有定数。”

“龙哥???”

凌天羽备是惊愕,经灵王这么一说,这才明悟过来。以刑龙当年的实力,岂可在灵王手中逃脱。再加上之前混沌魔灵之事,刑龙所言得贵人相助,些许这位“贵人”便是灵王。

“呵呵,其实早在鸿蒙秘境之前,本王便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只见你行事坦荡,一身浩然正气,绝非恶徒之辈,本王才会选择信任于你。”灵王淡淡一笑。

“承蒙王尊信任,只可惜晚辈已经辜负您对我的期望。”凌天羽惭愧不已,不由现出斗神剑,双手横持,递了上去:“晚辈也是时候归还斗神剑了。”

“这斗神剑是本王赠于你的,你留着吧。”灵王道。

“多谢王尊,那晚辈便不客气手下了。”凌天羽面色尴尬,怪不好意思的,又满脸严肃的说道:“王尊,此魂王非魂王,乃是上界恶魔。此番现身蛮荒界

,兴风作浪,祸害无穷,此遭这魔头脱身,手中更有王尊把柄,只怕他日会重蹈覆辙。”

“你放心吧,即便要失去馨儿,本王也绝不会成为千古罪人。”灵王黯然神伤,于苍生安危,舍弃自己最为宠溺的独女,谁能理解王尊的心情。

凌天羽心中一震,信誓旦旦的说道:“王尊请放心,晚辈以自身性命担保,定将灵馨公主安然无恙的带回来给您。”

“恩???”灵王微微点头,道:“你天赋超卓,成就无可估量,他日必将超越本王!但愿你能,始终如一,兼怀正义之心,为众界带来安宁。”

“承蒙王尊赏析,晚辈定不辜负所望。”凌天羽拱手道。

“去吧,做你该做的,本王绝不会干涉你的自由。”灵王淡然道:“这斗神剑已经加持了我的道力禁制,若有困难之时,只若你解开这禁制,本王定能竭力助你一臂之力。”

“多谢王尊,告辞!”凌天羽恭身行礼,原以为灵王得知此事会为此震怒,没想到灵王竟如此深明大义。非但没有责备自己,反而处处支持自己,颇是感动。

旋即!

凌天羽身形一闪,朝着雷域方向御空掠去,此遭血神重挫,想必也不会再敢作祟。

待凌天羽离去之后,灵王缓缓抬头右掌,掌心深黑,缠着纵纵黑丝,皱眉道:“没想到这邪毒竟然如此厉害,于我十足道力也无法彻底将它清除,看来真得闭关一段时间了。”

??????

幽暗的洞府,阴气森森,邪气凛然。尤其是这遍地的骸骨,宛如错入阴间般的感觉,不乏虚空传来阵阵鬼风哭鸣。

此刻!

一团魔气,滚滚涌动,显现出一尊模糊诡异的虚影。虽然看不到实质的面目,但可以深深的感受到滚滚怒火。

乍见!

血神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大气不敢一出。

“天瞳!看来本尊对你是期望太高了!不仅没将那邪魔的人头回来见我,竟然还损失了本尊苦苦炼化的半尽傀儡,你可真长本事了!”虚影雷霆震怒,滚滚威压,碾压过去。

血神直接快趴倒在地,惶恐道:“魔主息怒!魔主息怒!是属下低估了那邪魔的实力!没想到这邪魔竟能拥有如此可怕的鸿蒙力量,竟能破了我的吞噬界域。”

“废物!就算没有吞噬界域,区区一个小小准道武者,你竟然奈何不了,你这废物留你何用!”虚影气怒不已,一言一语,字字如雷。

“灵王!是灵王那畜生出手阻扰,若非是灵王,属下早已生擒那邪魔!”血神恨然道。

“混账!到现在还敢狡辩!”虚影怒然道:“你不是说你可以洞察世间人性,只若掌控灵馨那小女人的贱命,灵王便会乖乖就范!为此本尊还特地大费周章,苦苦将那小女人从鸿蒙秘境抓来,结果呢?这小女人有何用处!”

“魔主息怒,确实是属下失算了。”血神汗然道:“不过请魔主放心,灵王那厮不过是口硬心软,方才属下脱身之时,灵王便中了属下的幻术,可见灵馨公主在灵王心中有着非同小可的地位!”

“那又如何!以灵王的傲性,他会如此轻易任你摆布?”虚影冷哼道。

“魔主物忧,虽然此番属下此次的确办事不利,不过灵王那厮也没讨得便宜。他现在已经中了我的血煞毒掌,以我族所掌握的血术,只若借以灵馨此女,父女连心。只要给属下时间,属下一定能将灵王那厮控制住,为您所用。”血神面色阴狠的说道。

“哼!你已经让本尊失望了一次,你让本尊如何再信你!”虚影沉哼道。

“请魔主再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一定尽心办事,绝不会再辜负您的期望。”血神连连磕头,苦苦恳求,哪还有半分尊严。

“本尊就姑且再信你一次,若你再令本尊失望,那你便自己滚回地狱去!”虚影沉怒道。

“是、是,属下绝不会再让您失望。”血神心惊胆战的回道,对凌天羽可是恨之入骨。

虚影轻哼一声,沉重道:“这邪魔成长越发惊人,区区准道,便让你束手无策,若是再放任他成长下去,迟早得欺在本尊头上,你必须得想办法尽快除掉那邪魔!纵然放弃他体内的资源,也绝不可再让他安然成长下去。”

“魔主放心,若属下感应没错,天道已有触动,似有惊天命劫。若料不假,定是某位兽尊劫难将至,此前那邪魔定然不敢轻易渡劫。”血神面色阴霾的说道:“而那邪魔与四大兽尊关系不浅,尤其是那些兽尊身上所护的鸿蒙元灵,定然让他动心。所以此番兽尊命劫,邪魔必然现身,届时属下有十足的信心夺得鸿蒙元灵,铲除邪魔!”

“呵呵,轮回命劫,看来这些孽畜大限已至。”虚影森森一笑,冷声道:“天瞳!本尊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你无法将鸿蒙元灵拿下,提那邪魔的人头见我,本尊定让你生不如死!”

“是,属下定尽心竭力。”血神哆哆嗦嗦的应道。

“恩!”虚影重重的说道:“此番魔人傀儡伤亡惨重,在本尊闭关这段时间,无论你使用何等手段,必须得尽快给本尊造化出一支强力势力!还有雷域那边,一直是本尊的心头大患,须得密切关注!若得时机,必须得尽快拔除这颗毒瘤!”

“属下明白,魔主尽可安心闭关。”血神冷汗淋淋,卑躬屈膝,哪敢有半分违逆之心。

“别再让本尊失望!”虚影冷冷的留了一声,随着滚滚魔气,渐渐消失。

血神如释负重般的松了口气,眼瞳森厉,极其恶毒,恨恨咬牙道:“邪魔!这一次算你走运,他日再是碰上,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电话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专家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专家是谁
成都博爱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