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重生之无敌天帝 第六百一十三章 大乘来袭

2020-01-13 01:23: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无敌天帝 第六百一十三章 大乘来袭

天庭的宝库,几乎被叶承搬空,在紫薇星域几大古族之中得到的神性材料,全都被他运用起来。

一道道精气冲出,宛如真龙一般,在虚空之中飞舞、沸腾。

在叶承的眉心,绽放出骇人的精芒,在他的眉心那里,出现了一只竖眼,洞穿了一切!

他在推演,纵然没了天帝本源之力,这种推演的大道的能力,并不会因此丧失,这是他对于天道的领悟,能够通过天帝源眼,看古今未来。此刻叶承连眉心灵台的那只竖眼都动用了,他不想有任何闪失。

如今,整片天庭的地下,几乎全都是各种阵纹,且天元城地下的龙脉走势,同样在此聚集。

十日的时间,一晃而过,天庭之外的那数位圣人王,同样没有离去的意思,他们镇守在虚空之中,盘膝而坐,面色无比凝重。

天庭附近的修士,见到了这一幕,全都退出了这一片区域,哪怕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数位圣人王在此坐镇,露出了恐怖的气息,哪还敢有修士在此久留?

……

“当!”

钟声幽幽,天辰星域的警钟,再次传来响动。

这十日内,天辰星域的警钟,多次响起,人心惶惶,天元城中的部分大教,竟在举教搬离,前往其他人族星域。

这样的一幕出现之后,天元城中,气氛越来越紧张,同时有更多的域外异族,降临在这座人族大城之中,带来了亡灵生物的消息。

“已经确定无疑了,人族雄关之外的生灵

,就是金乌王族,他们降临人族雄关之外,就是为了那些华族人!”

市里坊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议论,矛头全都指向华族人。

“哼,都怪这些华族人,惹来了金乌王族,我看不如将他们交出去,任由金乌王族发落才好!”一位元婴修士冷哼,气冲冲的开口。

“嘘!你疯了?华族人被大乘人族庇护,你说这种话,就不怕被降罪?”

周围的人大惊失色。

“难道我说错了吗?华族人招来了大敌,现在威胁人族雄关,交出几个华族人,能够换来人族雄关的安全,有什么不好?”这位元婴修士冷笑不已。

“这几日,在天庭附近,有数位圣人王坐镇,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一片虚空之中,全都是肃杀之气!”

“是不是有圣地准备对天庭动手了?”

议论到此处,众人一阵沉默,就在这时,又有消息传来。

“天辰主星蜀州的凌天门,举教搬离了天辰星域,教中所有修士们,全都通过传送阵,离开了天元城,前往天璇星域了!”一位金丹修士开口道。

这消息一出,立刻转移了众人的议论对象。

“什么?凌天门,这是个很古老的宗门了,门中有十位剑道修为强大的圣人,凌天门现存的老祖,还是一位天尊级别的巨头。”不少人惊讶。

凌天门行事,向来低调,同样是传世大教,宗门中有天尊坐镇,但就跟一般大教没什么两样,门中的弟子也很少进入天元城,都在蛮荒的大山之中历练。

如今,凌天门举教搬离,门中的剑修,一同前往天璇星域,所有人都感觉有些意外。

“想不到天辰星域关外出现了大敌,凌天门第一个撤走!”

“不只是凌天门,其他大教,亦有不少举教搬离了,都是一群贪生怕死之徒,人族出了一点事,全都跑了!”许多修士咬牙切齿。

“哼,不要用那些大教,与我凌天门相比!”突然,人群中一位剑修冷笑开口。

众人心中一惊,看向此人,他才区区金丹后期修为,但却露出一股强大无匹的气息,整个人犹如一把利剑,随时都可能出鞘。

大家一眼扫视过去,发现了他身上的服饰,正是凌天门的道服。

“是凌天门的剑修……”

大家恍然,难怪此人如此动怒,原来他是凌天门的剑修,当着凌天门弟子的面,说凌天门的不是,任谁都会生气。

“呵呵,难道我们说的不对吗?你凌天门有化龙级别的天尊坐镇,人族雄关之外,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就举教搬离,这算什么?”一位元婴修士冷笑道。

“人族雄关还没被破呢,只是形势有些严峻,一个个就全都跑了,还不许人说几句么?”另外一位元婴修士同样冷笑不已。

以他们的修为,自然不惧凌天门的金丹后期修士。

大家纷纷点头,看向凌天门这位金丹后期修士的眼中,带着一丝浓浓的鄙夷。

“凌天门是举教撤离了,但我凌天门中的一众高层,剑神老祖,凌天十圣,全都留了下来,与人族雄关共存亡,你还有什么话说?”这位凌天门的金丹修士寒声道。

众人面面相觑,哑口无言,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

……

与此同时,天庭的山门之外,出现了一位青袍男子,他看起来只有四十余岁的模样,身材挺拔,宛如一株劲松般。

他站在青石台阶下,周围是各种苍劲的古松,松涛阵阵,青袍男子微微抬头,看着天庭的牌匾,目中精芒闪动。

“区区两字之中,竟蕴含了一股无尽的剑意!”青袍男子有些吃惊。

他目光一转,朝着天庭内看去,一道巨大的光幕,将天庭的笼罩在其中,让人无法入内。

而且,四周的虚空之中,盘坐着数位圣人王,他们亦发现了这位青袍男子,看向青袍男子的目光之中,满是忌惮之色。

“是凌天门的剑神老祖!”一位圣人王开口,如临大敌。

“他来干什么?莫非是为了这位华族人?”

“先将消息传递回去再说!”

几位圣人王在虚空之中讨论着,剑神老祖皱起眉头,没有理会这些圣人王,接着只见他上前一步,大声道:“凌天门剑神老祖,求见天庭之主!”

此刻,叶承稳坐天庭之中,他双目紧闭,犹如一尊磐石般,不动如钟,在静静等待着。

剑神老祖的声音,洞穿了虚空,令四周的空气震颤,毫无征兆的传来。

“剑神老祖?他来干什么?”

叶承睁开了双目,眉头轻轻一挑,他的眸光,如神虹一般,直接透过了天庭的法阵,见到了天庭山门外的剑神老祖。

沉吟片刻之后,叶承起身,一步踏出,缩地成寸,便出现在数十丈外,朝着天庭的入口走去,隔着光幕,剑神老祖站在天庭大门外,正在那里看着他。

“你怎么来了?”叶承背负双手,站在那里,淡淡开口。

剑神老祖皱眉,面色凝重道:“上次在凌天门之中,多谢阁下告知的一切,我来此处,是为了告诉阁下,凌天门众位修士,已经撤到了天璇星域。”

“如此甚好。”

叶承面色一缓,轻轻点头,又奇怪的看向剑神老祖,问道:“你怎么不走?难道是特地为了告诉我此事?”

“这只是一方面,凌天门圣级之下的弟子,已经全部撤离,但圣级之上的存在,全都留守天辰星域,若真的如你所说那般,会发生那样恐怖之事,我等会与人族雄关共存亡!”剑神老祖肃然道。

叶承一愣,旋即轻轻摇头,道:“随你吧!”

前世的剑神老祖,便是战死在人族雄关之外,他一身实力,已经到了化龙后期巅峰,若不出意外,也许未来可成为新一位大乘人祖,可惜到了最后关头,剑神老祖战死,人族雄关随之被破!

说完这句话后,叶承转身就走,没有在天庭山门久留,有些事注定无法改变。只要让凌天门逃脱了被灭门的命运,剑神老祖那群人的命运,叶承不想去干涉,通过这些年的参悟,叶承越发感受到了因果之力的可怕。

动一处则变全局,许多人的命运,因为他的重生而改变,但这一世的修仙界大劫,却也更加惨烈!

剑神老祖凝视着叶承离去的背影,他微微皱眉,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他同样转身离去。

剑神老祖走后,其中一位圣人王,已经到了天元城城主府上空的仙山之中。

最近几日,这座仙山更加神圣了,上面云雾缭绕,氤氲之气不绝,偶尔有大道之音传来,一道道仙光直冲九霄,令人忍不住要顶礼膜拜。

“剑神老祖去了天庭?”中年书生听到这位圣人王的禀报之后,眉头为之一皱。

这位圣人王跪在地上,十分的惶恐与不安,手脚在微微颤抖,他颤声道:“是的,剑神老祖与那位华族人之间,说了几句话,但我等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

“说了什么?”

玄衣老者不怒自威,冷然开口道。

他面如金纸,双目之中,山放出一股夺人心魂精芒,令这尊圣人王心脏微微一缩,内心更加惶恐起来。

这尊圣人王不敢有任何隐瞒,将叶承与剑神老祖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玄衣老者与中年书生两人,眉头同时皱起,这个大厅之内,陷入到了一片寂静之中,落针可闻,那尊圣人王,更是大气都不敢喘,屏住了呼吸,在等待着两位大乘人祖开口。

过了半响后,中年书生才淡淡道:“你先下去吧,再有任何异动,立刻来报!”

“遵命!”

这尊圣人王如蒙大赦,逃似得离开了这间大厅,他虽然知道,两位大乘人祖并不会对他如何,但那种发自内心的畏惧,却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住,这就如同兔子见了老虎一般,如见到天敌。

这尊圣人王离开之后,玄衣老者冷然道:“动手吧,迟则生变,毕竟是上界真仙!我总感觉,我等早就该动手了,不应该等待!”

中年书生脸色有些阴晴不定,屋外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今晚我将会动手,封锁那一片区域,尽量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以雷霆手段,拿下此子!”中年书生轻轻点头,沉声道。

一股凌冽的寒意,在虚空之中蔓延开来,数百丈之外的虚空之中,一大片金色的金科文烙印在那里,犹如被金水浇筑而成,这些金科文玄奥异常,艰涩难懂,蕴含大道契机,与天地融为一体。

“仙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玄衣老者喃喃道,他有些痴迷的看向这片金科文,有些僵硬的老脸之上,浮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潮红。

……

此刻,天庭之中,只有叶承一人存在,其余人等,早在混元天尊等人离开的时候,就被叶承遣散。

九轮巨大的月亮,分别浮现在天元城上空,它们来自于九个不同的方位,将整个天元城,照的亮如白昼,这九轮巨大的月亮,都是生命古星,看起来抬手可摘,实际上与天辰主星,隔绝了亿万里。

皎洁的月光洒落大地,落在天庭之中,与地面的各种符文共鸣,宛如潮汐一般,呼吸之间在起伏。

天庭附近的街道,安静的可怕,静谧无声,一个人都不可见,附近的修士,早已离开了。

突然,一股黑暗自远处袭来,宛如深渊一般,张卡了大口,将天庭附近的大街,吞噬在其中。

“终于等不及了吗?”

叶承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他坐在一方高台上,四周的虚空之中,各种大道符文沉浮,伴随着叶承起身,这些符文在虚空之中,绽放出一道道光辉。

叶承站了起来,浑身血气涌动,淹没了半边天宇,与附近虚空之中的那一片符文共鸣,他轻轻抬手,这些符文瞬间隐去,消失在视野里,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虚空之中的几尊圣人王悄无声息的退去,一股恐怖的威压袭来,犹如一颗古星坠落大地一般,让人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轰隆!”

四周的虚空在震颤,大地在颠簸,两道永恒的光芒,划破了虚空,那位玄衣老者和中年书生,突兀的出现在虚空之中,在玄衣老者的身侧,悬浮着一只大道宝瓶,而在中年书生的头顶,则悬浮着一尊漆黑的大鼎!

“叶承,念你是真仙转世,我等给你留足面子,你是束手就擒,还是等我等出手?”中年书生冷漠开口。

江苏省丹阳市中医院怎么样
高州市中医院怎么样
宁夏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陕西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清远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