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一世离歌 二十 奇蛊

2020-01-14 12:19: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世离歌 二十 奇蛊

时光仿佛在一刻都是静止的,洛清歌低头浅笑,慕子苏的目光刚好停落在这一颦一笑里。

兔子精灵在旁一跳,惊动了失魂的两个人,洛清歌尴尬的看了看四周一圈,脑子快速的想着该说点什么好,缓解此刻的尴尬。

“哦,那真是有幸来此仙地,天色不晚了,我,我该回去了。”洛清歌蹩脚的说了这一句,手随意指了一处方向。

慕子苏听闻她要离开,脸上出现一抹失落之神,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温润一笑,“此山离人间烟火甚远,不是有缘之人,难寻难归,姑娘要回何处,让小仙相护而归。”

洛清歌在一看也是,这是什么山啊,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了这里,真是令人费解,有如此俊美无双的男神仙护送自己也极好呀,“额,我还是回那爱横族吧。”她想了一想,也没地方可去,还是回到她最熟悉的地方罢了。

“好。”慕子苏应允一声,便伸手即幻来一大朵棉白柔软的云,把手伸向洛清歌做一个“请”之势。

洛清歌不由心生惊喜,这是,“腾云驾雾吗?”

慕子苏点了点头,她便将手放在了他的手心里,一脚刚要踏向那仙云,她却突然蹲下身,捂着胸口,整个面色瞬间惨白无一丝血色,最后无法在承受这心口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绞痛,嘴里喊着“疼疼”便倒在了及时将她拥在怀里的慕子苏。

慕子苏将她迅速的抱进木屋中,放在床榻上,双手施仙法测她心口绞痛之源。

“是*,有人在她身上种下至毒的*。”慕子苏自言完这句话后神色变得无比凝重。

随后他便坐下来,向她的身体里注入仙力,镇压住*发作时的步步噬心之痛。

魔域,鹰族之王被绞杀,鹰族王子公主下落不明,一时间,曾经圈地自治无上荣耀的鹰族被摧毁城墙,驱逐出本来的界域,沦为魔界最低等种族。

大魔宫内,杀冽罗在宝座上一脸怒火,因为晚了一步,让他潜在的敌人逃出了魔土。他让占婆在次启动魔球,探窥杀冽予在逃的几人。

占婆面无表情的接过指令,虽然她们占卜一族能窥测许多天机,但其中也是付出极大的代价,每滴一滴血,她们便会更苍老,离死亡进一步,但她们仍然要执行魔尊的任何指令,这是从魔界疆土开辟以来,她们一族便歃血为誓,世代忠于魔皇族,忠于那个像天尊离天泽一样对这个三界有野心的君主。

“魔尊,他们均已潜逃至人间,在凡间隧道出口的西北方向,那里盘踞着几个族寨,但是无法测出他们最具体的位置。”占婆收起魔球,将占得的结果禀告了杀冽罗。

“我去杀光他们。”黑衣鬼将冷冷的说。

“还有我!”狂躁的蛟龙也摩拳擦掌。

杀冽罗挑了一下眉,嘴角扬起笑意,“不用劳烦你们出手,我想到了一个更有趣的办法,能让我那心高气傲的小弟弟以最惨烈的方式死在我手里。”他说完不禁为自己的绝计感到兴奋,继而发出一阵阵狂笑。

等到他把所有人遣退以后,传来了羽碟花姒鸾。

花姒鸾脚步轻盈的来到了魔殿中,后俯身叩拜,“小妖花姒鸾拜见魔尊。”

杀冽罗慢慢的端详着她,“羽碟女子生来能变幻十张脸,而且是世间任何脸庞都可以幻化在脸上,并以假乱真,你不仅是羽碟族最美丽倾城的女子,幻容术也是最为高深,你可知为何传你前来?”

“小妖愚昧,不敢妄揣尊意。”

杀冽罗一改往日阴森冰冷的脸,轻柔的把她扶起来,“这里没有外人,你不必如此拘泥,唤我冽罗便好。”

花姒鸾受宠若惊,瞪着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至尊的男人,心失控的在胸口乱窜着。

杀冽罗此时的脸上更是充满延绵的温柔之色,他在她眼前幻出一幕影像问,“你可能幻成这张脸。”

花姒鸾看了看,这张脸的倾容之色让她一个出自负盛名美颜的羽碟族都叹为惊讶,“禀魔尊,小妖可以。”

“那便极好,你就幻成这女子的容颜,用尽一切手段,去俘获一个皇族殿下的心,你成为他的人那夜,便是你完成任务之时,我便解你羽碟族世世代代不能通婚皇族之禁.”

花姒鸾听了,内心甜喜万分,难道魔尊这是要她幻为如此绝色容颜来俘获他的心?

没想到接下来杀冽罗说出的三个字让她冷了心。

“你要去俘获的人是,杀冽影”

她一时间怔住,脑子乱作一团,只得转向其他问题,“我族的禁忌是先尊主下的死令,魔尊若将其解除,不怕会激起万妖愤怒吗?”

杀冽罗瞬间收回他伪装的温柔,怒吼道,“现在是我杀冽罗的魔界,一切都是我来定义,别一直吊着个死去的老祖宗!都要听我的,听我的!”

花姒鸾见他性情忽然狂躁,不敢在吱声,她知道魔尊并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而是一个死令,除了用尽全力去完成,别无选择。

其实对她来说,能不能与皇族通婚并不重要,她想得到的是彻底解放整个羽碟族,不再沦落只是这些男人的交配工具,千万年来男尊女卑的可悲命运。

在古雯霏的木楼内,杀冽影阴冷着一张脸,虽不言,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全身的怒火在熊熊燃烧着。

在此一个时辰之前,古雯霏回到家中,发现洛清歌消失在了自己的房间中,她便火急火绕的冲往古洼寨的操练场告知了杀冽影等人。

凝重的气氛持续了很久没有人敢出声,因为他们从未见过杀冽影脸上那种怒容,这种怒火不同他往日的不羁,是带有一点,可以为一个人或一件毁天灭地都在所不惜。

而以前他的脸上从未出现过会在意谁的神情。

过了良久,杀冽影突然感到心口传来一阵轻微的暗痛,他可以确定无疑那是因她而传来的感应,他毫不思索的冲出了这个房间,并消失在了外面的夜幕里。

古雯菲看着瞬间变幻消失他,惊呆在原地。

这时杀冽予走上前来对着她说,“姑娘,回来在慢慢向你解释,他应该是追寻小歌而去了,我们一同跟上去看看能否帮得上忙。”他说完分别看了看苏樱和封家兄妹。

苏樱和封亦玄都点了点头,封绮嫣虽说极不情愿,但还是跟随他们一起追上了杀冽影消失的方向。

当杀冽影凭着他与她互相感应的力量追寻到了紫烟山,他破门而入那一刻看到洛清歌正倚靠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时,心里不禁感到一阵窒息的难受,血液里的星火熊熊燃烧窜动着,一股杀气随着双月轮出现在他手里,他声嘶力竭的喊道,“放开!”便持利刃朝那男子挥去。

就在双月轮即将要割喉的千钧一发之时,慕子苏早已感觉周围汹涌扑来的杀气,他一边轻轻将女孩放平,又巧妙的闪过了了双月轮的致命一击。

刚飞身躲过一击的慕子苏将这个陌生带有邪气的男人引到了庭院外,此时慕子苏手里也幻出了一柄仙剑,两人的眼神看着对方皆是冷若冰霜,仿佛是万年宿敌。

就在两人酝足了灵力准备厮杀一番时,杀冽予等人赶到,“住手!是在房间里被惊醒的洛清歌喊了一声,她虚弱的倚在门边,眼神幽怨的看着杀冽影。

这一眼,看碎了杀冽影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痛了那么一下。不过他顾不及自己的内心感受,在洛清歌又缓缓倒下的时候,他冲过去,将她揽回自己的怀里。

“你怎么了?”杀冽影关切的问道。

这时候慕子苏也赶到一旁,“她身中*,刚刚蛊毒发作,我用仙力将它暂时压制住了,现在先把她扶回床上在从长记忆吧。”

杀冽影这时自己误会了眼前这个神族之人,但是他第一眼对这个男人的厌恶感仍然没有消失,他在次横眼看了他一下,便将洛清歌抱回屋中。

杀冽予也急冲冲到了床榻,“让我看一下。”

杀冽影见是他,便起身站在了一边并说,“治好她。”

“于她,我自会尽力。”杀冽予说完便用灵线缠住她的手腕,开始探查她的脉象。

在场的所有人脸上皆是焦虑之色,唯独跟随而来的古雯霏脸上是一股恐慌的神情。

不一会儿杀冽予更加沉重的说了一句,“确是*,而且蛊虫已经开始长成,世界最毒便是这噬心之蛊,中蛊之人会在七日后全身被蛊虫噬透而亡,在死前还会日日受噬心之痛,生不如死。”

杀冽影握紧了拳头,质问他,“你不是魔界最高深的医者吗?你用你的灵力给她种出解药来!”

不等杀冽予在次开口,古雯霏抢先连说了三声,“没用的,没用的,什么都没用的,除非天上的神王下世。”

她这话一出,惊呆了众人,她最身旁的苏樱率先开了口问她,“古姑娘为何说无用,你可知二殿下是我们魔族空前绝后的妙手医魔。”

“没用的,没用的,小歌中的是夷卑族的至毒*,每当族人出现了感情叛变的男人,就会被用于族刑监禁于人身形的牢笼中,活活饿死,死后便被夷卑族的女人取其死血惨着自身的活血,念着其古老的咒语炼制成蛊茧,在将此茧种在叛变男人的尸身之上,九九八十一天养成,中蛊之人,除非练蛊人诚信意愿在次念动咒语,将自身的血喂于中蛊之人才能解。”古雯霏娓娓道来了这*的来源。

“洛姑娘如此天真无欺,何人竟会如此狠毒给她种此等恶毒之物。”慕子苏满眼心疼的看着女孩说。

“小歌并未和夷卑族人相遇过,除非?”古雯霏说道这细想了一下,“除非是她曾直接接触了养蛊茧的干尸。”

杀冽影听了脑中快速的回想她曾絮絮叨叨说过的恐怖干尸,看来她必定是那时候被蛊虫侵蚀了身,想明了她身上蛊虫的来源,他便问古雯霏,“夷卑族在哪?我去将练蛊人捉来。”

“小殿下,这要从一个群族中准确找到练蛊人恐怕不易啊。”封亦玄说道。

“那我就全部将她们捉来,一个一个给她喂血,直到她恢复到原来活蹦乱跳的样子!”

杀冽予生怕他真的徒添杀戮连忙劝阻,“三弟莫急,依古姑娘所言,即便你找到练蛊之人也要她出自意愿才能解得了小歌身上的蛊毒。”

“如果她死了,我就屠进这个鬼族给她陪葬!”杀冽影说完这句话,他越来越看不清自己为何如此看重这个突然闯进自己世界里的女人。

这时古雯霏又说,“*是蛊是咒,不是毒,不是世间神医或者灵草能医救,也许这天下之中,除了练蛊之人,还有神族的君王可以解,我族世代被会巫蛊之术的夷卑族欺压,后来有人传言,九天之上的神君是至今唯一一位上古之神,拥有无法预测的神力,后来族人为得解脱夷卑族的蛊术,便开始虔诚祭拜神君,祈求护佑。虽然只是一个传说,但我相信天上真的有这样一个神君存在,是他让爱横族有了现在的安宁。”

古雯霏之言让所有人再次陷入了沉默,杀冽影等人对于这个人现在是避之不及,更何况让他救人之事。

这时,一旁慕子一阵若有所思之后便说,“我虽一届散仙,不过我与天君座下神骑貔貅私下交情甚好,也许可以通过他见得神君。”

“不用,我现在带着她立刻去一趟夷卑族,我一定能找到这个练蛊之人。”杀冽影毫不犹豫的回绝了他。

慕子苏见这个男人要将女孩带走,担心她一路受颠簸之苦,便对杀冽影好言相劝道,“你还是将洛姑娘安置在此处,她若蛊毒再发作,我好用仙力将其镇压,免她受噬心之痛。”

“你是她的谁,她是我的人,她痛她生她死,都由我替她扛,不用你管!”杀冽影说完,双手将床上的女孩抱起,略过众人,走到古雯霏面前,“姑娘,带我去那夷卑族。”

古雯霏看着他坚定不移的眼神,不禁有些动容,她们一族虽极惧怕巫蛊族,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杀冽予和苏樱也走到他跟前,“我们一起去,我虽解不了她的*,但我能养出免她受疼的草药。”

杀冽影看着这个一直陌生的哥哥,此时令他感到了一丝暖意。

济南华夏医院怎样
成都九龙医院电话
安庆男科医院排行榜
聊城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大同治疗牛皮癣最新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