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超神幼稚园 两百二十章 不靠谱的修炼者们

2020-01-14 19:03: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神幼稚园 两百二十章 不靠谱的修炼者们

项专员伤势不重,主要是受到了惊吓,醒来之后稍稍修养了半天,喝了点米粥,就已经能够下地活动,在小庙里逛了逛。

庙不算大,前后四进院子,前面三间大殿,六间偏殿,后面是厨房和僧侣的住处,在山里,如果按照住宅的标准来说当然是豪宅,可是作为一个寺庙就显得有点寒酸甚至落魄了。

庙里拢共不到十个和尚,那天来救援的几个武僧也住在这里,不过破鞋大师却不是这里的主持,主持是个六十多岁和老和尚,叫慧明,相对于破鞋大师,这个老和尚更像是精研佛法的得道高僧:不对任何事情发表看法,也不掺和任何事情,就敲木鱼念经。

项专员他也清楚,现在自己是‘待罪之身’,虽然级别很高,受到高层领导重用,但是一次性把两个营战士的小命都送了,这个实在太大,最后的处分绝对轻不了。

想到这里,他反而有点想开了,这么多人都死了,自己却活着,不管上级怎么处分,自己都没什么好抱怨的。

于是就呆在寺庙里,早晚青灯古佛,小菜稀粥,一时间倒是远离了尘世的纷争,有些超然出世,静心寡欲。

他属于半软禁状态,不能出寺庙,于是每天最多的时间就在庙里看来看去的,庙里有三间大殿,分别供奉着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佛祖,左右文殊普贤观影大势至月光日光菩萨胁侍,另外六间偏殿,分别供奉着罗汉和各路神将。

这天早上,吃完饭,他也没什么事,拿着鸡毛掸子,去在一间偏殿里打扫神像,偏殿里供奉着二十多个面目神情各异的神像,不是出家人,却都是佛家的护法神,什么韦陀、珈蓝、夜叉、天龙。

打扫到一尊韦陀的时候,项专员停下了手,后退两步,拿着鸡毛掸子,眯着眼打量着面前的这尊韦陀。

“项专员,看什么呢?”破鞋大师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大师,您来了。”项专员微微点头。

“来了来了。”破鞋大师呵呵一笑:“这段日子你住急了吧,上级正在研究你的问题,应该很快会有结论了。”

“我服从上级决定和安排。”项专员淡淡一笑,换了个话题,说:“大师,这个韦陀神将不是持金刚杵的嘛?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托塔的韦陀。”

面前那个韦陀神像,不像其他庙里的韦陀神将,手持金刚杵,而是在手里托了一个九层玲珑宝塔。

“哦,这个啊,不是韦陀神将。”破鞋大师笑了,说:“这就是托塔天王李靖嘛。”

“托塔天王?”项专员瞄了眼神像前面的小牌子,上面却写着‘韦陀神将’几个字。

“哦哦哦,怕是那个小和尚打扫的时候不留意,把牌牌放错了位置。”破鞋大师说。

项专员微微一愣,摇头苦笑,李靖三个儿子,两个都在西方佛祖座下,他自己也和佛教有千丝万缕扯不断的联系,说他是佛教的护法神将倒也讲得过去,只是小和尚们也太不走心,怎么连神牌都能放错。

不由的多看了几眼,当目光再次落到李靖手里的宝塔的时候,项专员的心脏莫名其妙狂跳了一下。

“项专员,怎么了,不舒服?”破鞋见他脸色忽然变得苍白,关心的问。

“心里闷闷的,有种说不上来的感受!”项专员指着那个宝塔,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大师,这是宝塔,还是大钟?”

“嗯?当然是宝塔,怎么了?”

项专员忽然想起来了,梦里,那个把他和血海隔绝开,救了他一命的东西,并不是一个什么大钟,而就是一个宝塔,只是自己身在其中,看起来像是被大钟罩住了。

现在在回想,那个宝塔,和眼前托塔天王手里的宝塔,竟然有七八分相似。

“有这种事?”破鞋大师意外说。

“越想越清晰,大师,我可以肯定,那就是一个宝塔!”项专员笃定道。

听到项专员这么说,破鞋大师神情微微一肃,追问说:“你确定是宝塔?七宝玲珑九层宝塔?不是一口大钟、大楼、宫殿、钵盂什么的?”

项专员心里一翻白眼,心想这些不在体制内的成长起来的体制内人才,别看级别多高,可就是没个正行,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跟说相声似的,逗笑呢!

“是不是什么七宝玲珑九层宝塔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确定,就是一个宝塔,和托塔天王手里的几乎一模一样,绝不是什么大钟、大楼、宫殿、钵盂,也不是天安门地安门德胜门哈德门……”

“项专员,你严肃点!”破鞋大师打断了他,“说相声呢!”

项专员一瞪眼,就许你说,不许我讲啊,这秃子,无法无天了!

“阿弥陀佛,如果是这样的话,性质就不同了。”

破鞋大师认真的说:“项专员你仔细回想一下,是不是没有看到这个宝塔之前,印象是模模糊糊的,但是看到之后,好像一下子开启了尘封的记忆,甚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促使着你去确认,记忆中模糊的大钟,其实就是这个宝塔。”

“哎,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你怎么知道!”项专员好奇说。

“阿弥陀佛!”

破鞋大师长长念了一声佛号,“因为老和尚我也有过类似的感觉,不光是老和尚我,据我所知,全国有一批巡检员,是自行忽然觉醒了超能力,还有极少数的巡检员,就是在危难关头,经历生死考验之后,忽然感应到了点什么。比如我……”

破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以前我是非常反感破鞋这个法号的,可是有次在街上义务抓小偷,被小偷捅了一刀,差点流血过多死掉……”

“啊?”项专员一愣,完全想不出来,这个可以‘从天而降吓住妖魔’,‘力大无穷’,‘级别惊人’的破鞋大师,居然会被街头小偷捅了,还差点死掉。

“佛祖和耶稣,都有被普通人欺负的时候嘛。”破鞋摆摆手,毫不介怀的说:“就在我昏迷中,感觉生命力快要流失殆尽的时候,我梦到了游本昌!”

“谁?!”项专员都要神经了。

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哦,专门演济公的演员。

“一个破扇子,一袭破袈裟,一双破草鞋,在梦里给了我,然后我醒来之后,就有神通了,而且,特别喜欢穿破鞋。”破鞋大师认真的说。

“只要不是喜欢搞破鞋就行……”项专员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说:“大师,你不会说,你是济公转世吧?”

“这不好讲,反正后来我又莫名其妙学会了一套降龙拳法。你知道的,济公和尚出生的时候,十八罗汉里的降龙罗汉像倒了,民间一直认为,济公就是降龙罗汉转世。而且济公的尊号全称,是‘大慈大悲大仁大慧紫金罗汉阿那尊者神功广济先师三元赞化天尊’,佛道双全,里面就有个‘紫金罗汉’。”

“大师我越来越糊涂了,难道现在人间的超能力,还真和传说里那些神魔有关?”项专员虽然主要负责灵异事件的调查,但他本身不是超能力,更多从世俗力量出发,好多事也是糊里糊涂的。

“这个不好说,现在谁都说不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既然如今真的出现了超能力,佛法、妖魔现世,那古代那些传说,未必就是空穴来风嘛。”

破鞋大师挥了挥手,打断了项专员的好奇心,说:“你既然对宝塔有感应,那这是事值得重视,也许你也有觉醒超能力的潜质,甚至和托塔天王有些关系。项专员,我要立刻向上级汇报。”

“好,需要我配合什么嘛?”

破鞋大师摸着光头想了想,说:“多睡觉,睡好觉,一定要保证睡眠质量和时间。”

项专员失笑无语,好嘛,感情这年头是需要靠睡觉来拯救地球了。

……

“姜轩,我告诉你,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苏瑶昂首挺胸,恶狠狠的说:“第一,要么吃了我!第二,要么告诉我实情!”

苏瑶醒过来之后,姜轩还准备继续忽悠,可是这一次,苏瑶再怎么着也不会上当了。

这种情况下还能上当,那就不是脑子有问题了,而是没脑子。

苏苏拽了下嫦小兔,说:“要不吃了她吧,你会做红烧肉嘛?苏老师白白嫩嫩的,肯定好吃。”

“会的呀会的呀!不过没有烧过人肉哎。”嫦小兔咬着手指头琢磨说:“没关系啦,多放点料酒去腥,应该蛮好吃的。”

“姜轩,你个死没良心的,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要吃我,呜呜呜……”苏瑶态度立刻就被变了,可怜兮兮得嚎啕大哭,“你们想得美,我要把肉哭酸!”

“行了,行了,你们有意思没,苏老师平时对你们不错吧,这时候还吓唬她!”

姜轩一瞪眼,“苏瑶,既然如此,我就不隐瞒了。不错,我们都是妖怪,尤其是我,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魔头,外号**,你要是想保命的话,嘿嘿嘿嘿……”

“算了,嫦小兔,还是你吃掉我吧!本小姐宁死不失贞!”

蚌埠市蚌山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新宁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医院新疆哪家好
西安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秦皇岛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