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晴雯的如梦令 第二百三十七章 是敌还是友

2020-01-14 12:29: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晴雯的如梦令 第二百三十七章 是敌还是友

第二关真是奇巧,大家伙折腾了半天,除却晴雯外竟没有一个人能过得此关。

而且,这竹尖阵似乎通灵一般,在晴雯出招而黑衣人执行的整个过程中,竹尖阵竟然也相应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密林的某种促使下,竹笋竟然开始纷纷露出地表,探出头来,不待深处阵中的黑衣人们反应过来,就已开始没命地疯长。

不大一会功夫,就呈现出一片茂密的竹林来。

看似,这竹林的禁制要强过埋设的竹尖,难道是临时变了阵法,来顽强地守卫去往前方的路?

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觉不妙。

“晴雯,怕不是这竹尖阵生出了和人一般的智慧吧?”茗烟说话的样子好像小时候听老祖母讲鬼的故事般,一付心有余悸的怯怯然。

晴雯听得,不禁点了点头。

自己之前的确是能够战胜竹尖阵的,以“物我两忘”的方法,但是,眼前的情形,要比预想的来的复杂,自然,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重新思考。

黑衣人们一个个忙活了大半天,不但没有通关进展,反而,陷入竹林的迷局中,一个个一再挫败,整个团队就有些散了。

有的气馁、有的抱怨、有的耐心观察、有的主动来和晴雯讨论……

正在这时,在黑衣人当中,一直以来都很不起眼的小个子黑衣人走到阵列的后面,他悄悄对空一声口哨,很快,飞来了一只信鸽。

这个黑衣人将一个纸条卷起,插在信鸽的绑腿上,然后,再次轻抚信鸽的羽毛,口中振振有词。

紧接着,他并没有去请示他们黑衣人自己的头儿——那个黑衣领路人,而是独自放飞了信鸽。

虽然这个黑衣人是在人堆儿的最后方,但他的这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晴雯的眼睛。

眼看着信鸽就要振翅加速,晴雯眼疾手快,一声长鸣的口哨飞扬而起。

“嗤拉拉——”银鹰雏儿应声而来,不用晴雯吩咐,就心领神会地一个利爪,在空中逮住了信鸽,一个低飞,回到了晴雯的臂套上立稳。

“怎么?”小个人黑衣人大惊失色。

晴雯镇定地卸下信鸽绑腿上的纸条,正色地看了看这个小个子黑衣人。

然后,晴雯不慌不忙地从银鹰雏儿的爪下救出了信鸽,将之揣在怀里,没有半点要送还给它的主人的意思。

她问:“不知这位大人千里稍书为哪般啊?”

茗烟一下子好像得了依凭,挺着胸膛,也朗声问道:“让我来猜猜你这私自遣送信鸽的目的,在我看来啊,你不是回京城报信儿,因为你没有经过此时此刻你顶头上司的批示。如此推断,原来你老兄是和薛蟠他们是一伙儿的,属京城公子哥派系的,你一定是在派信鸽给薛蟠他们送信儿。”

小个子黑衣人并不惊慌,好像茗烟对他的推断只不过是小菜一碟,不值得他去在意。

对晴雯,他则简直是怒目而视,凶巴巴道:“还我鸽子!”

晴雯笑说:“我没说不还,我就养它几天。”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本事啊?!”小个子黑衣人气呼呼地说:

“你连北极狐都能调教,连银鹰雏儿都能给驯化‘熟’了,我这宝贝信鸽若是一旦经你手,还不得自动更换了自己的主人,从此,只侍奉你一人的指令?”

晴雯听后,也不搭言,只是低头笑了笑。

看被自己说中了,那小个子黑衣人也一时忘却了紧张,跟着笑了起来,然而,笑意戛然而止,小个子黑衣人重新拾起了怒火。

晴雯对茗烟说:“茗烟,你看这位先生如此洒脱,如此有特权,连他的顶头上司都没有责怪他,这能说明什么呢?”

茗烟说:“你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告诉我说是我判断错了?”

晴雯没有说话,她从怀中取出那只明显受了惊吓的信鸽,走过黑衣人的列队,把信鸽递还给了后排的小个子黑衣人。

此时,天色暗了下来,光亮渐弱……

茗烟看了看四周,说:“不好,这根本不是黑天。”

大家听茗烟这么一说,也都警觉了起来,纷纷抬头观瞧。

啊呀!原来是疯长的竹林,竹子不仅纷纷拔地而起,而且,越拔越高,越来越密,

是参天的竹林遮蔽了天空的缘故。

众人皆惊。

连晴雯也有些稳不住神儿来。不过,晴雯转念一想,自己的主旨不就是要拖延住这些追兵吗?竹子林不正取得了这样的功效吗?

如果大局是要阻止他们,那么,在小细节上,自己也就不必纠结于一时的苦无对策,更不该因为他们难过而也感同身受地替他们难过。

这样一想,本已纠结的晴雯心里好过了一些。

她突然想起了师傅曾经教过自己的一个道理,遂,晴雯开始回头寻找自己的师傅马教长。

然而,也许是大家伙刚才太过专注于通关了,也许是晴雯和黑衣人传授经验、沟通打交道的时候多,一时疏忽,此刻,晴雯遍寻师傅不见。

师傅不在身边,什么样的安排与斗争都似乎缺失了那个可依傍的、可指点自己的人。

晴雯为此有说不出的失落。

失落归失落,晴雯更是提醒自己师傅在和不在的时候,自己都要有勇气应对一切难题。

师傅当初讲过这样一个道理,说一个被绑架的人在被撕票前和罪犯一起度过了很长的时间,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被绑架的人竟然生出了依恋和感激之情,以至于在罪犯被抓住、即将被治罪的时候,这个当初被绑架的人会心生怜悯,不同意罪犯被制裁,依然将罪犯当作亲人。

此时,没有师傅在一旁指导和守护的晴雯想起了师傅讲的这个道理,而这,也恰似晴雯对待黑衣人时的矛盾心理。

从大局来说,晴雯和黑衣人为敌,那一定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没有半点中间的含糊地带。

然而,在日常生活上,在相互沟通和传授经验上……晴雯也已经和黑衣人们建立了密切的关系,不仅因为他们是御林军,严于利己,懂得团队协作和打配合,善于听取意见,而且也是因为在具体的事情应对中,晴雯总是能和黑衣人们建立起针对解决问题的共识……

这是,一种难得的知己感。

故而,晴雯更加戒备着黑衣人,因为她听说过师傅讲过的这个罪犯和受害者之间的关系。

晴雯恐怕自己会对黑衣人怀有一种战友般的情感、兄弟一起上战场的情意!

宁都县人民医院
金州区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辽宁哪的医院治癫痫病好
威海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南宁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