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飞扬跋扈的青春

2019-10-09 21:06: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飞扬跋扈的青春

  小时候,跟着杰哥,东走西奔。因为他臭名昭着,所以我也近墨者黑。那时候,所有的小孩见了他都躲的远远的,杰哥很高,而且很壮实。但让人退避三舍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从小就练习武术,学的一身好本领。我记得,他经常对那些被他打过的人说:“欺负我可以,但不要动我的兄弟”。

  那时候我懵懂无知,他的身影和话语,久久回旋在我的脑海。所以我儿童时代的愿望就是要成为一个像杰哥一样的人,再不济也要做个乡村古惑仔,像他那样风风光光,让人闻风丧胆,望而却步。

  杰哥是我的堂兄,我唯一的一个哥哥。

  杰哥大我7岁,我十岁那年,他十七岁。他没有上学,因为他一直在武校。按道理我俩应该不会成为兄弟,因为他大我那么多,在他眼里我应该就是个小屁孩。但是造化弄人,所有的遇见都是早已抽好的签。

  十七岁时,他在武校打架开除,辍学在家。那几年,我天天和他东游西荡的:捣鸟窝,抓蛐蛐,下河摸鱼,去邻区田地偷瓜,不负远行,跑到别人桃园里偷桃……

  不知道他现在还晓得不晓得。反正,我是念念不忘。

  那年春节,我买了好多炮仗,走一路点一路,吓得鸡飞狗跳的。春节,大家都图个喜庆,也没有责怪我,都也是一笑而过。这时候有两个人过来了,我老远就看出来了。这两个就是经常欺负小孩的,我们学校的“恶霸”。他们比我大四五岁,一把就把炮仗给我抢完了。我愤愤的拿起砖头就向他们拍过去,可是毕竟还是个小屁孩,还没接近目标,就被一脚踹翻在地。我气的要哭出来,他们用炮仗来炸我,害得我狼狈的落荒而逃。

  回到家,杰哥见我哭的跟个狗似得,就忙问我怎么了。有时候人真是奇怪,明明受了天大的委屈也不吭声,别人一安慰就泣不成声。我一下就哭了出来,一五一十的说了这件事。

  杰哥给我洗了洗脸。训斥的口气对我说,“别哭了,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当时对于还上小学二年级的我,并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我继续哭。他踹了我一脚,“哭什么哭?还有脸哭?打输了就给我打回来,打不赢就别回来!”我讪讪的低下头,攥起拳头,“蹭”一下就跑出去了。

  我指着那两个人说,“今天我要打死你们俩”。现在想想,自己真是来搞笑的。自己不高一点,要打两个自己高一头还多的人还真是不自量力。可没办法,谁让姓刘的就生性刚猛,血烈气盛呢。

  他们先是一愣,然后大笑,笑了有四五分钟那么久,笑的泪都流出来了。我还是宁愿相信他们是被我吓出泪来了。

  个头略小的过来,对我说“你是傻逼吧?就你?”我说“不服就干,那来那么多废话”。那人一下就怒了,又是一脚,我又踹翻在地。

  当我沉浸在那一脚的疼痛里时,我就看见我杰哥来了。

  那一天,他走在雪地里,慢慢走过来,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当时的感受的话那就是“×”。

  他上来一跳好高,一脚揣在那人脸上,基本上已经ko了。

  大个的过来了,怯怯的摆开一副要死样子,冲了过来。杰哥一拳就把那人打翻了,我在一边连连叫好。他把那人摁到墙上,边打边说“让你欺负我弟,我他妈让你欺负我兄弟,妈的,来啊”不知打了多久,当那人头上的血顺着脖子留下来时,我才意识到,完了,这回,玩大了。

  如果故事可以重来,剧本可以倒演的话,结局会不会愉快些。

  青春是美丽的风景线,有的人匆匆溜过,一无所获,到老了总是后悔莫及

  我们彼此擦过各自的生命,却无能为力,不能为对方留下什么,只有记忆深处的那份伤痛与懊恼,在幡然醒悟时换得一阵阵难过与不舍。

  杰哥坐了一年牢,按道理,这种事情,最多也就是拘留十五天,赔点钱也就算了,可别人家好像暗渡陈仓,脱了关系,最终还是这样。

  他的十八岁,应该很寂寞吧。

  如果青春是一首歌,那么这一定就是中间的沉淀。却是首伤感的歌。

  我哭的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觉得一切都怪我,是我造成这一切。

  那天,我哭着对他说,‘哥,对不起,我错了,你啥时候回来啊”。他笑笑,“很快,到时候,哥在陪你一起去河里摸鱼”。

  现在想想,真是大骗子,这么多年,我都十七了,也没再见过你一面。

  青春是只唱着歌的鸟儿,已从残冬窗里闯出来,驶放宝蓝的穹窿里去了。

  听别人说他做了保镖,或许这就是他的归宿。

  我很少向别人提起,我还有一个大我七岁的哥哥,也很少再和别人打架纠纷,每逢遇事,我都会想起那段青涩往事。有悔恨,有不舍。

  如果眼泪滴落了,那么忍耐就将被惊醒。青春的意义不在于成长路上的煎熬,却一定需要这煎熬里的磨难中来锻造并借此加以最深刻的阐释。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年少轻狂,总该放荡不羁地做些以备老来怀念的事。

  当我微笑时,我的笑容充满了诗人般放荡不羁的气质,在这放荡不羁的背后流露着的却是细腻而温暖的

  情感

  。当我沉默时,仰首便仿佛唱诗班纯洁的翩翩少女,垂首则像深刻而高雅的贵族。是的,我便是这样一个将各种仿佛不可调和的特质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的人。

  每当夜深了,每当人静了,每当叶落,花谢了。每当一次次回忆里,每当一次次下笔时,却又总是没有话说了。

  我不知道杰哥现在过的好不好,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他会不会后悔年轻时候干的傻事?会不会后悔那天为我出头?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很多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很多人做错了就错过了。

  那个飞扬跋扈的青

偏方秘方
心情随笔
电子产品制造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