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价格联动难解矛盾煤电价格体制亟需破解

2019-10-13 05:24: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价格联动难解矛盾煤电价格体制亟需破解

  年中盘点上半年的业绩,安徽省主要发电企业的负责人出了一身"冷汗":今年上半年,一向效益不错的主要发电企业出现了历史罕见的大面积亏损现象。安徽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安徽分公司直属的淮南洛河发电厂和淮北发电厂、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淮南平圩电厂今年上半年分别亏损5800万元、5500万元和2000万元,而这三家企业的发电量占全省的70%左右。 煤价高煤质差发电企业遭遇前所未有的"寒冬" 电煤价格上涨幅度大是发电企业亏损的首要原因。今年上半年安徽省国家重点煤炭订货合同供省内电煤价格上涨了8%,每吨从267.48元上调至288.88元;重点合同以外的电煤价格按低于市场价10%的标准,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最后定为每吨435元。 据安徽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介绍,全省发电企业每年用煤2500万吨左右,而安徽省国家重点合同每年供应省内电煤才940万吨,外省的重点合同不多。全省发电企业用煤量一半以上都执行高额的非重点合同价。 安徽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是地方电力的龙头企业,发电量占全省发电总量的30%。今年上半年集团直属和控股的6个电厂除一家坑口电厂略有盈利外,其余发电企业全面亏损,因电煤涨价多支出成本3.17亿元,公司所属的沿江几座发电厂发电成本同比增长50%。 电煤的质量问题也是造成今年上半年企业亏损的重要原因。大唐集团淮南洛河发电厂每千克电煤的热值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60大卡,比合同规定值少了200大卡。电煤热值每千克下降100大卡,企业就要承担每吨5.7元的亏损。洛河发电厂今年上半年亏损4000万元,其中因电煤质量下降的因素就高达2000多万元。 电价上涨赶不上煤价煤电价格联动治标不治本 从今年5月1日起,煤电价格联动的政策正式实施,安徽统调燃煤机组上电价每千瓦时上调2.3分。 安徽省发电企业普通认为,煤电价格联动的实施,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煤电双方的价格矛盾,弥补了因煤价上涨而给发电企业带来的部分亏损,但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煤电之争。 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安徽分公司直属的淮南洛河发电厂和淮北发电厂,每年要用电煤700万吨左右。公司副总经理陈海苏算了一笔账:今年上半年,这两个厂的电煤价格每吨平均上涨了94元,仅燃料成本就增加了2.3亿元。折算成电价,每千瓦时成本上升了4.5分,而上电价5月1日后每千瓦时只涨了2.3分,上电价的上调远远弥补不了电煤成本的增加。 专家说,这样的联动规则,无疑会使电价的调整严重滞后,造成发电企业收益的减少和资金的严重短缺。今年上半年,大唐集团公司安徽分公司累计拖欠淮南矿业集团购煤款就达1亿元。 业内人士还担心煤电联动将会演变成"电煤联动",形成"循环涨价"的局面。由于煤价和电价都是基础价格,这样轮流涨下去的后果,将给经济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 "市场煤"碰撞"计划电"电煤价格双轨制急需取消 上半年全国发电企业出现的困境,表面看是煤价和煤质的原因。湖北省电力行业协会刘亲民撰文指出,其根本原因是煤炭行业的基本市场化碰撞电力行业的基本行政化。煤炭市场大部分放开,以市场价格行走市场,而电煤则是市场加政府调控,电价基本由行政管制。 这种体制与机制导致的矛盾,用过渡性的价格联动方式只能是治标不治本,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煤电之间的种种问题,必须尽快建立煤电协调发展的新机制。 国家要尽快取消电煤价格的双轨制。电煤价格双轨制给煤电双方都带来难以协调的问题。仅就安徽省而言,双轨制中重点合同电煤和市场煤的每吨价差今年上半年达147元,下半年调整后还达到111元,无重点合同的发电企业因市场煤价格过高发生巨额亏损。安庆皖江发电公司为新投产机组,没有重点合同计划,该公司电煤到厂价一度每吨超过510元,发电成本每千瓦时近0.34元,每发一千瓦时电亏损近4分钱。按发电量30亿千瓦时计算,预计全年亏损将达1.2亿元。 由于新、老电厂以及同一电厂的不同机组的重点煤和市场煤计划比例不同,给政府、煤矿及电厂在电煤分配和成本分摊上带来很大矛盾。物价部门和电公司对各发电企业不论重点合同电煤多少、有无重点合同电煤,对跨省送电量执行同一价格,致使重点合同电煤多的机组发送电盈利,少的机组发送电亏损。 业内人士认为,发电企业出现的亏损现象从根本上反映了现行的煤电运协调机制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尽管从今年5月1日起煤电价格联动正式实施,缓解了发电企业的经营困境。但是专家认为,这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权宜之计。要化解煤电之争,必须从根本上理顺煤电价格体制,彻底打破"计划电""市场煤"的旧格局,尽快建立煤电协调发展的新机制。

  来源:中国审计报 作者:卢尧

传感器
理财
电热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