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美国怪谈之道道道 第二百五十五章 围剿

2020-01-14 18:25: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国怪谈之道道道 第二百五十五章 围剿

“嗡——”的一声,空气都在颤动,利箭在空中飞行发出的密集的带着有点儿嘈杂的声音,铺天盖地的飞射过来,就像是蚊群的“嗡嗡”声。那伐木工这边的十几个弓箭手,竟然无所适从,想要趴下都来不及,长大了嘴巴就想要叫起来。

“上帝啊——”躲在一旁的加里尔等人也瞪大了眼睛,这可是一排排巨箭射过来的啊,就是在地上插满巨型的圆木桩一样,不被射死,也得被这些箭撞死。他们接连翻了几滚,躲在了一个土凹里面,艾米莉亚和她的助手也连滚带爬,趴在凹窝里不敢动。

只有贾欢和安妮昂首而立。安妮是信任贾欢的,而且她要躲避这些箭雨,也没有问题。所以她就牵着贾欢的左手,仰头看着天空犹如蝗虫一样的利箭飞过来。

忽然空气就好像凝固了一样,无形无质的空气,就变得粘稠了起来,粘稠的空气似乎能够滴水了。那天空中仿佛有一种无形的漩涡,如蝗虫一样的箭雨忽然间就像是被冻结在了空中一样,是的,那些箭都停滞了。

“嗡——”的一声。在瞬间的停滞之后,那些射出来的箭,就像是被风吹动了一样,反向的射了出去。那些刚刚还射出箭的武士们忽然之间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箭雨射懵了,来不及哼一声,就瞬间被射倒了。

贾欢在关键时刻出手了。他不出手不行,如果这十几名弓箭手也被射中了,那么这些伐木工人的意志就垮了,他们的意志垮掉之后,就很难在组织起来反抗国王。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像样的反抗行动了。

“嗷嗷嗷——”几乎所有的伐木工人们都欢呼起来,他们大喊大叫的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恐惧还有压力,方法这一切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剩下的就是无尽的勇气,战胜那些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武士们的勇气。原来他们也是可以被大量杀死的。

“放——”姆得是个非常果敢的人,立即就挥动着说中的刀,大喝一声。

顿时从山上就滚下来一块块巨大的石头,石头在山坡上翻滚,然后坠落在军队中间,引发了又一阵一阵的哀嚎声。那些弓箭手瞬间被团灭,就已经彻底的瓦解了这些士兵们的斗志。原本就是靠着弓箭手准备冲上去,厮杀一阵,冲出围堵,甚至可能反败为胜的。但是现在希望瞬间被团灭了。这让很多人绝望,他们丢盔弃甲,四散奔逃。

“收拢人手——”格西姆将军大声的叫喊着,指挥自己的军官们,“收拢人手,现在困在这里也是死,还不如齐心协力,冲出去,或许还能够杀出一条活路。跟着我——”他大声的叫喊着,干脆跳下马来,手里提着一把长剑,就朝着山上杀了过去。

不得不说,格西姆身先士卒,而且还有这样的一番话来激励,果然让很多绝望的人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冲出去或许还是一条活路。于是在格西姆的身后,就聚集起了一群士兵,朝着山上冲去。

十几名弓箭手,不停的射击,不时有士兵中箭倒下。还不时有人被石头砸中。格西姆身后跟着的士兵越来越少,但是他们却距离山上埋伏点越来越近。他们所有人都鼓足了勇气,试图一鼓作气的冲过去。

“姆得——”忽然在姆得身旁的扔出一块巨石的拉姆就从一名弓箭手手中接过来弓箭,递给姆得说道,“看到那个将军没有?射了他,我们就能取得胜利!这是你的荣誉!”说着满是期待的看着姆得。

姆得就接过弓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了看贾欢。贾欢就对着他点头。于是姆得也对着贾欢点点头,站起来,弯弓搭箭。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贾欢也紧紧地盯着他,看着他坚定地眼神,就微微一笑。

“唰——”的一声轻响。那支利箭就离弦而去,化成了一道残影,箭头破开了空气,朝着那正站立了,挥动着长剑,转头号召跟随自己的士兵们往前冲的格西姆将军。

“噗”的一声,站在最前面的格西姆将军,正从后面转过身,一支利箭就插在了他的胸膛上,这支箭的力量很大,直接就穿透了他的厚实的铁板胸甲,将他钉在箭上面了。他张了张嘴吧,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是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嘴里一阵一阵的冒着血,他的助理军官冲上去,想要扶住他,但是被随后射来的一支箭穿透了脖子,脖子就像是被拧断了一样,脑袋就软软的耷拉下来,匍匐在地上不动了。

格西姆试图站立,但是双眼发黑,身体往后一仰,就倒了下来。他本以为凭着自己穿着的厚厚的铠甲,至少能够挡住那些伐木工的箭枝,但是没想到还有人会射出这样威力的一箭来。和让他有些死不瞑目。

身体往后一仰,直挺挺的就倒在了地上。这一变故,让跟在他身后的士兵们都懵了,也让那些正在射箭和投石的伐木工人们也懵了。随即他们就爆发出了更大的欢呼声。投掷石块和射出箭枝的频率就越来越快。

姆得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一箭会有这么大的威力。他想到了什么不由得朝着贾欢看过去。贾欢就对着他点点头,于是他就忽然明白了什么一样,对着贾欢感激的笑了笑,大喊一声:“兄弟们,就是现在,冲出去杀了他们——”说着第一个就跳了起来,挥动手里的刀,朝着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的武士们冲了出去。

就像是利刀穿豆腐,那些跟随格西姆冲上来的士兵们很快就被分割包围,被杀了一百多人之后,很快就跪在地上,抛下了刀剑,举手投降了。而那些山下的溃兵们,四散奔逃,倒是给伐木工人们带来了一些麻烦。

毕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战斗,他们没有经验可借鉴,到底是让一些溃兵们逃了出去一些,剩下的都统统做了俘虏,被伐木工人们团团围住,押解到了一处平地,然后有专门的人看守着。这些被俘虏的人,满是恐惧的看着这些带着嘲讽和愤怒的眼睛瞪着他们的伐木工人们,胆战心惊,生怕被这些被他们欺压惯了的人,生吞活剥了。

“作为一个领袖,我想你应该学会怎样处理这些俘虏!”贾欢将姆得叫到了一旁,对着他说道,“我只能是从旁协助里,主要的战斗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去赢得。我从来都不能成为你们的依靠,知道吗?”

贾欢的话,通过艾米莉亚翻译给了姆得听。同样的连比带画的手势,才将这些都解释给了姆得听。也保证他能够听懂了,艾米莉亚这才停下来,她现在对这门语言挺有兴趣的。

姆得就点点头,对着贾欢弯腰鞠了一躬。尽管这个鞠躬让他看起来,动作有些滑稽可笑,但是没有人能够指责他,或者看不起他,认为他对贾欢谄媚殷勤。只是这一战,贾欢就已经成为了这些人中间的最重要最敬佩的人。

“我明白了,先生,知道该怎么处理!”姆得看着艾米莉亚示意她将话转述过去。

艾米莉亚就转过头对着贾欢笑,耸了耸肩膀:“我就说了,我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说着,将姆得的意思转述了过来,她还一脸得意的笑。

贾欢没说什么,就是点点头,不再和姆得说什么了。姆得还有姆得的事情要做。毕竟刚刚一场战斗之后,打扫战场,处理战俘,并且还要掩埋战死的同伴,这一切都只会是一个开头,后面还有更加艰难的路要走。

一群巨人在打扫战场,贾欢他们就站的远远的看着他们。加里尔就十分感慨的摇着头,虽然只是两千人级别的战斗,但是战斗的残酷性却让他们对冷兵器的作战有了新的认识。特别是还是一些巨人之间的战斗,气势就更加的惊人。

“头儿,我们真的要帮他们夺取王位吗?”胡德就对着贾欢说道,“国王肯定会派来大军的,他们已经损失不小了,肯定不会让这些工人们再发展下去……我们会面临一个艰难的过程——”

“不,面临艰难的过程的人,是那些伐木工的巨人们。”贾欢就笑,“我们从来不是主力军,我们只是一个有倾向性的旁观者。不是吗?你支持那个球队?我是谁NBA中的球队。”他忽然问了胡德一个问题。

“芝加哥公牛队,我出生在那里,所以我支持那个球队!”胡德就笑。

“我支持湖人队,因为之前有个中国人在湖人队打球,还打得不错。所以我支持那个球队!”贾欢笑了笑,“我们都是坐在观众席上的人,不管输赢结果,我们要么欢呼,要么沮丧,但是我们从来都不是打球的球员。”

“我明白这个……”胡德就笑,“好吧,头儿,我们一直都听你的,在这件事情上面,我们支持同一方。所以……沮丧就一起沮丧,欢呼就一起欢呼。”他说着,就举起手,和贾欢来了一次击掌。

这是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信任都留给了贾环。这个决定其实很艰难,但是他还是选择了信任。毕竟贾欢选择的这条路非常的不容易。说得虽然轻巧,但是随时随地可能会卷入到这场巨人之间的战斗。

“嘿,头儿,我也是!”霍尔特也过来,和贾欢两人用拳头对撞了一下,“我们一条道走到黑!”

贾欢对着两人点头而笑,说道:“放心吧,跟着我就行了!”这句话虽然很简单,但是却也让他们这群人都感到安心。只有艾米莉亚就悄悄的走到贾欢身边,压低声音说道:“我可不会说表达衷心的话。”

“那么你有什么决定呢?”一旁的安妮听到了,立即就牙尖嘴利的反击,她还朝着这个女人翻了翻白眼,一副很不屑的样子。

“我们是一个团队,应该互相协作。”艾米莉亚就对着阿尼挑衅的笑了笑,“我们是伙伴,是平等的关系,我可不是雇佣军……没必要听指挥。至少我们还有同一个目标。我需要贾先生保护,而你们需要我的知识,就这样!”说着还对着安妮耸了一下肩膀。

安妮就气着了,愤愤的走到一旁,拿起一根插在地上的箭矢,一使劲,将手腕粗细的箭矢掰断了,在手上摆弄,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和艾米莉亚比起来,还真的差得不是一丁半点的。

艾米莉亚又压低声音对着贾欢笑嘻嘻的说道:“你会怎么定义我们的关系?需要从属关系的定位吗?我从属于你?”

“其实……这都不重要,我们根本就不是这个国度中的人,别为这些事情烦恼,他们需要一个领导者,来听从命令。而我们……则不需要,你说得对,我们是伙伴!”贾欢就笑着和她握了握手。

他确实不需要什么从属关系。他觉得这样平等的相处更加让自己感到舒服。很显然艾米莉亚这个聪明的女人在这些雇佣兵表达对贾欢的衷心的时候,她就敏感的感觉到了这种关系的变化可能会带来的负面影响。

她主要是怕贾欢没有制止力,会在这种服从性的权力中迷失,从而会进一步的将这种欲望带进到巨人们的战争中。这将会是一场灾难,所以她用了这种方式。不过贾欢也能够明白她的用心,所以对她还是挺有好感的。是个很理智的女人。

在一个山坡上,一群丢盔弃甲的巨人士兵们气喘吁吁的冲出了树林。然后他们决定绕过伐木工人们的地盘,从另一头逃回去。并且向国王禀告,调派更多的军队前来围剿这伙叛军。

“走不动了,等等!该死的,我觉得我要断气了!”一名士兵一个踉跄之后,稳住了身体,然后就靠着树干坐下来。其余的人见有人先坐下来了,于是都纷纷停下来。看了看,估计不会被追上了,这才坐下。

谁知道刚刚坐下来,就听到一声“砰”的声音,就像是一声闷响传过来。那个最先坐下的巨人“哎呀”一声,大叫起来,然后捂住屁股,四下张望,紧接着他就瞪大了眼睛,吃吃的指着地面:“我的天——这是什么?怎么会有这么小的人?”

济宁市中医院
沈阳市传染病医院
长治妇科治疗费用
深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江门牛皮癣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