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我是一个僧 第十三章 分手

2020-01-14 12:23: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是一个僧 第十三章 分手

我和樱灵一大早便出发,继续往沈丘行走。

途中,我常想先折回去白马寺,但话总说不出口,我记得樱灵曾说她是要去沈丘才和我同路的,我怕一说出来,我和樱灵便要分开行走。

如此纠结了半个月,离白马寺越来越远。

第十六天夜里反复思索,我不去白马寺怎么会查得出证严法师和我大伯的冲突所在?回沈丘不过是徒增伤心而已。我暗暗下定决心,第二天早上告诉樱灵我要去白马寺。

练寺镇的早晨格外热闹,我和樱灵在街上吃馄饨。

樱灵看我有些闷闷不乐,问我怎么了。

我犹豫了下,说想去白马寺。她说那就去白马寺啊,你干嘛这么垂头丧气的样子。

我说,你这不是去沈丘吗?

樱灵盯着我笑道,傻小子,原来你是因为我们马上要分手不开心。

馄饨铺的老板把两碗馄饨端到桌上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走到一起是多么不容易。小姑娘,千万不可枉谈分手啊。

我一惊,才发现樱灵这些日子都没换男装。

樱灵却在和馄饨老板解释:大叔你误会了,我说的分手不是你说的那个分手,我的意是分开,各走各的意思。

老板说我不就这个意思吗?

我心情低落,对樱灵说,吃了这碗馄饨,我们就分开,各走各的吧。

老板上来就抢馄饨说别吃了,吃了馄饨你们就分手,别人还以为是我馄饨有问题,以后谁还敢来吃。

我不知道老板什么情况,但没心情理他。樱灵却不依,拉着老板嚷嚷,非要把馄饨要回来。

我喊道,樱灵。

樱灵说你等等我和这个老板再讲讲理,哪有卖给人馄饨又拿回去的道理?

我说现在不是馄饨的事,是我们要分手的事。

馄饨老板一听跳了起来说不吃馄饨你也要提分手?

樱灵说你这个老板怎么回事?你卖你的馄饨,我们谈我们分手的事,你管我们做什么?

我说,樱灵,咱能不谈馄饨吗?

旁边一桌有顾客听不下去了,说你们分手到别的地方分,别在这分,你们这样吵下去我还吃得下馄饨吗?

另一桌有人说这事要怪也只能怪馄饨老板多管闲事。人家分人家的手,他在中间瞎掺和,有他什么事?

馄饨店的老板冲过去说怎么不关我的事情?没听说过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么?他们俩在我这吃馄饨吃得要分手,我能不管么?

隔壁一桌有个僧人站起来说:为了不让别人分手就可以拆我们和尚的寺庙?我们和尚招谁惹谁了?

有人接道:怎么拆不得了?没有姻缘,就没子嗣,没子嗣哪来的人去做和尚道士?都没人做和尚道士了破庙破观还留着做啥?

另外一桌恰巧坐了几个道士,有个道士怒气冲冲的说:你们说和尚扯上我们道士做什么?

那人嘴硬道:难道道士不是人生的么?

和尚本和那人斗嘴,见那人又和道士吵了起来,骂那人的话便改了口,说道:谁知道道士是不是人生的,一直听说牛鼻子老道,是牛生的也说不定。

道士一听和尚骂他们,回骂道:秃驴你嘴巴干净点,我看和尚才不是人生的,是驴生的。

那和尚见道士回嘴,抽出戒刀砍在桌上说:有种再说一遍和尚是驴生的。

几个道士没练过武,见和尚带了兵器,便禁了声。

便在此时,有捕快巡街,几个道士见了连忙拉了两个捕快来,指着和尚说他要行凶,捕快便走了过来问和尚话,和尚说道士骂他秃驴,道士说和尚先骂他们牛鼻子,捕快见他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找来馄饨摊的老板问话。老板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前后讲得清清楚楚。

其中一个略高的捕快听完指着我和樱灵说:我听明白了,原来是这小两口子在馄饨摊子闹分手引起的这些事。说到底是这俩人不应该在这分手。

矮点的捕快却不赞同,说:我看是馄饨摊的老板多管闲事引起的,不是他口不择言提到寺庙道观,涉及宗教信仰,后面哪会有僧道的争吵?

高点的捕快有点不悦,说话虽如此,但馄饨摊的老板之所以口不择言,也是因为这两人闹分手的缘故。

矮点的捕快一本正经的说我朝法律并没有不许在馄饨摊子分手这个说法。

高点的捕快说,赵捕快,我入行十年,这类经验可比你丰富得多。你刚入六扇门,难免判断会有失偏颇。

矮点的捕快却说,张捕快有所不知,我入行虽晚,但科班出身,学的是我朝律法专业,不管如何判断,总要以律法为本。

张捕快有些恼怒,道:你的意思是我说错了?

赵捕快欠身道:不敢。言无对错,但事有是非。

张捕快冷笑道:那好,我们就去公堂请许县令断定断定事的是与非。

赵捕快也道:恰巧今日高县令来此办公,不如也叫高县令断定断定。

张捕快说:好,请。

赵捕快要我们馄饨摊子所有人跟随去衙门。大家没办法,只得跟随。

途中问馄饨店的老板才知道,练寺镇处于扶沟县和鸿沟县之间,两县界限在练寺镇内,当地百姓不愿将一镇分二,若将整个练寺镇划给任何一县,另一县又不同意,朝廷没有办法,便宣称练寺镇两县共有,两县一起治理。如有案件,也是两县县令一起断案。

说完老板又怨我们在他摊上分手,闹出事情来,害得损失一天生意。樱灵当然不饶人,怪他无缘无故的管我们分手的事,让我们耽误了行程。

到了府衙,两个捕快进去通报后,便将我们一起喊到大堂。大堂上共设有两案,并排摆放,两侧衙役手持长棍一字排开。有一个差役敲起鼓来,鼓声停,两侧衙役齐喊“威武”,两个县令便出了场,入了座。

扶沟县县令姓许,鸿沟县县令姓高。许县令肥肠大肚,高县令则较为清瘦。

两个县令一问各自的捕快,知道了事情的前后,捕快为证明自己所说不错,叫馄饨摊的老板又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许县令略一沉吟,说张捕快,你也是个快要升捕头的人,判断怎会错成这样?这事怨得了小两口分手吗?你倒说说看在我朝哪里不能分手?朝廷设了专门用来分手的场地了吗?我朝有因分手获罪的吗?简直小儿之识。

高县令一听,知道许县令故意给自己面子,也骂了赵捕快一顿,说你好歹是个高材生,当初科举洪沟县报考生二百四十三名,你排名第八十九,我还以为你肚子里有点货,哪知道判断案子只会死搬书,要知道法不外乎人情。馄饨摊子的老板有什么错?一个助人为乐的热心人如果被判有罪,以后鸿沟县只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你这是胡闹。

许县令一听,心里很满意,凑过脑袋和高县令一商量,当庭宣布,本案关于和尚与道士街头争吵一案,馄饨摊老板、我和樱灵无罪,和尚与道士都是宗教人士,官府本着尊敬宗教、信仰宗教、信任宗教的宗旨,不追究两派宗教人士任何。第一个发声嫌吵影响自己吃馄饨的人,明明知道馄饨摊是公共场合,无端指责他人分手、高声喧哗,并且积极主动挑起争执,试图引起佛道两派不和,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其道德及其败坏,所图更是令人发指。故判此人杖责一百二,关押两年,立即执行。

接着衙役便把第一个吵闹的人裤子褪到脚跟,按在地上“啪啪”的杖责。那人边被打边惨呼道:草民冤枉啊,我只是吃了碗馄饨啊……

高许两县令待行刑完毕,宣布退堂。

退堂后,两位县令不忘记和我们一一握手,说你们辛苦了,害你们白跑一趟,作为父母官我们很是惭愧,很是惭愧呀。馄饨摊的老板听到这里当场感动到泣不成声。

许县令握手握到道士们时说,各位道长,本官二姑父他爹的老表刚去世,二姑父委托我寻做法事的人,碰巧在这遇到你们,不知各位能否赏脸去帮本官二姑父他爹的老表做场法事。

道士们满脸堆笑连连点头说:许县令为民操劳,呕心沥血,日渐消瘦。老百姓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我们能尽点绵薄之力替许县令分忧,这是我们玄真观莫大的荣耀。何日启程,去向哪里,许县令只要派人去玄真观捎口话,我们定当尽职尽能,把老表他老人家超度好。

许县令双眼噙着泪花,紧握着道士们的手说:太谢谢你们了。

这时,高县令握手握到和尚这边,说:本官的侄媳刚买了头耕牛,想请大师帮忙给牛开个光。不知大师近日空否?

和尚连忙道:高县令你这是说哪里话,用“请”字太见外了。我们达福寺能有今日,还不是托了高县令的福气。鸦雀尚知反哺,我等僧人岂会不知感恩?高县令只要定下日子,我寺庙必定全寺人马到场,给耕牛开光。我代表达福寺向高县令承诺,我们一定会开个好光,开得风光!

高县令感动得连连点头,说好,好。

樱灵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和我正想离开,却听许县令对高县令说:贤弟,说起开光,达福寺自是擅长,但玄真观道长们给不少商铺开过光,个个商铺生意兴隆,财源滚滚,灵验得很。贤弟不妨也试一试。老哥须提醒一下你,当今太子的太傅可是张天师张真人,太子以后继承大统,势必大力协持道家。朝中信佛的官员恐怕很难有善终。你我俱在官场滚爬多年,其中三味你应该心知肚明啊。

高县令笑道:哥哥说得是。但辅佐四皇子的是证严法师,四皇子勤勉好学,聪慧过人又深得民心,大统之事,小弟听朝中人却是另一番说法。明年恰是佛道两派斗法之日,弟闻少林寺有不世奇才,明年胜负很难说。证严法师若是当了护国法师,信道的官员恐怕也必无善果。哥哥千万不可大意啊。

许县令哈哈大笑,说未来之事未来再说,你我在这瞎操什么心。走,喝酒去。

高县令也笑道:正是,走,喝酒。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江苏吴江精神康复医院
常德治疗龟头炎费用
日照白癫风治疗方法
菏泽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