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逍遥军医 第181章 老油条

2019-09-12 18:50: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181章 老油条

巴克的问题就在于,他压根儿就没想到警察找他是什么事

而身为一个合格的刑警,在刚刚抓捕的时候突审,是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利用嫌疑犯心绪不定的时候,撬开对方的嘴,尽可能把各种知道不知道的问题都交代一个遍!

这一点,邵启明和上回国安部门三个人审问巴克的情形是完全不同的。

巴克倒是没反抗,对上了手铐之后马上给他又上了一对儿脚镣也没什么反应,他那些事情,哪件不是重刑犯,他的脑子里的确跟所有犯罪嫌疑人这个时候转悠的一样:“到底是那件事儿犯了呢?”

无论小岛上杀人,藏在某个车库价值百万的超级跑车,“盗窃”金银首饰加大笔资金,又用山石碾压之后击杀暴徒,甚至连违法玩玩那个真人cs都飞快从脑子里掠过,就是没想到姐妹花母亲的事情上。

邵启明对他的服从性也不惊讶,而且越是有大事的嫌疑犯,才越不挣扎,与其说花大力气在这个时候抗争,不如把力量积蓄到别的时候用,所以他看向巴克的眼色就更加不友好:“很懂行嘛……”

巴克看他一眼,不说话。

另一名警察拉着巴克小步前进,经过那辆墨绿色越野车和黑色帕萨特的时候,两名警察都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反应,巴克思忖的就是关掉声音和震动的,这会儿就没能被警察找到,他们也就不知道这辆帕萨特和兰德酷路泽是自己的?

那么……就不是那个成叔和龙山这条线。

眯着眼睛的他脑海在思考,肩头被重重的拍打一下,定睛一看面前是一辆警用面包车,后面车厢改装成了羁押笼的那种,抬步上去,双手立刻被铐在金属钢架上,包括双脚也被锁在座椅腿上,邵启明拿出对讲机:“收队……”

周围才突然冒出来好几个人,然后还有好几辆车在启动!

总计不下于十个人!

可邵启明看着如同菩萨一样被锁在后面的巴克表情泰然处之,一股无明火就开始升腾,皱皱眉挥挥手:“你们先走……”

其他人显然明白他的意思,有些迟疑:“队长让我们……”

邵启明眉头皱得更紧:“这是个硬壳子,必须在外面突审,我知道分寸。”那几名警察面面相觑,点点头选择上了其他车走了,现在对刑讯逼供还是管理得比较严,一旦回到局里,就得在监控之下进行审讯,有时候遇见负隅顽抗的老贼的确很难撬开口,对犯罪分子,只有警察才明白,那就不能当人看!

空荡荡的车库里,除了巴克和邵启明,就只有少数停着的车辆,国庆节,很多私家车都出去旅游了,巴克睁开眼看看面前表情开始扭曲的邵启明,听见他刚才很明显暗示要搞刑讯逼供的话语,却突然开口了:“再下两层车库吧,负三楼基本没车,也不会有人下去。”他实在是觉得现在在这里,万一巴大成或者周晓莉想着下来车边找自己咋办?

更不能让妹妹看见这样的场面。

邵启明听在耳里却理解为挑衅,脸颊都狰狞起来:“你还真是要绷面子?”却也上车打着火,侧面的大门都没有关,缓缓的把面包车朝着车库的下面楼层转下去。

巴克双手被吊挂在钢架顶上,看着空开的车门,似乎只要脱出这几道镣铐就能获得自由,又似乎只要打几个,就能找来一个个援军,是老军医还是女特工?富二代肯定是帮不上忙的……

巴克嘴角咧开的笑容居然有些讥讽,双手手腕慢慢加力,因为他感到自己的身体里有种战栗,轻轻的抖动从每个神经元传递到脊髓,最后才反馈到大脑,自己在颤抖!

是害怕?还是兴奋?又或者是联想起那曾经的过往?

总之等邵启明真的把车开到负三楼,找到一个空荡荡的没人角落停下车,气势汹汹的转到后面车门边来,看见的却是一张涨得通红的脸!

见识过无数犯罪嫌疑人的邵启明冷笑两声:“还没开始呢,你就自嗨起来了?”

巴克摇摇头:“我不知道你问什么,最合理的建议是放弃这种徒劳的行为,作为我们私人之间不用结下仇恨。”

邵启明好像很惊讶:“你在威胁我?威胁一个警察?”

巴克还是那副表情:“如果你认为我犯法,拿出证据,该认的我都认,但如果你没有,想要刑讯逼供屈打成招,或者公报私仇……你会后悔的。”

邵启明的情绪反而被巴克这种态度给激怒了:“后悔?!我会让你看看什么叫后悔!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情绪就好像巴克预料的那样,越来越激动,虽然能控制住不暴露案情这点让巴克有点失望,但邵启明伸到后面拿东西的手已经有些抖了,抓起一瓶矿泉水的时候甚至落下来一次!

巴克看着他把那瓶水全都抖到一张肮脏的擦车毛巾上,完全淋湿了搭在自己的脖子间!

再抓过一把电警棍:“我最后再问一次,你有没有什么需要交代的……”

巴克就好像饕餮看见美食一样,重新轻轻颤抖起来,脸上的笑狰狞得跟小警察有一比:“来吧……来……”

蓝色的弧光非常有技巧的触碰到湿漉漉毛巾,却没有接触捅到巴克身体上!

水分把高压脉冲电散开却又不会留下接触点的伤痕!

嘭的一下!

巴克的直观感受就是浑身的须发全都立起来,耳朵里脑海里似乎都有这样猛的一声响亮冲击!

颈部两侧的三叉神经和中后部的脊椎神经全都被电击启动!

巴克的面部根本不受自己大脑控制一般,猛然抽动扭曲!

还不停的变幻造型!

如果撇除周围的环境,只看他的脸,就完全好像一个跟小孩子做鬼脸的小丑一样,时而面瘫,时而牙疼,时而歪嘴咧齿到了极点,所有面部肌肉都被电刺激的神经带得一片紊乱!

但是跟他的身体相比,面部变化只能叫小儿科,肩部已经抽动到极点,双腿双臂全都在跟镣铐争斗,全身肌肉都在扭曲,不由自主的剧烈抽动!

这是外观,而巴克自身的感受就是真正触及灵魂一样的剧烈疼痛!

似乎每一块肌肉都撞击到了终点发出撞门锤一样的闷响,然后退回去重新抽动!

那种剧烈抽痛又断断续续的感受,让巴克终于绷紧了脖子用手铐镣铐拉紧的身体,猛的一下怒吼!

口中发出一连串的弹舌音!

这时候的脑海里面是根本没法控制自己全身的肌肉,甚至包括自己的思维!

全身的抖动越来越厉害,疼痛也更加激烈!

可巴克口中那含糊不清的弹舌音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如果有个懂得俄语的人站在旁边,一定会惊讶的分辨出他在叫喊什么。

就好像巴克曾经被俄罗斯内卫部队、民族武装甚至好几国政府军抓到,刑讯逼供的时候,下意识的抗拒用华语应对一样,他现在的脑海里,只有俄语,用另外一种语言,来保卫自己的思维不会在这样的不堪忍受之下倾倒出来……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你们寻找,你们就寻见!你们叩门,就给你们开门……”

宗教祈祷,的确在最为痛苦的时候,能寻得一丝心灵的光明!

久打不招的巴克早就是一条刑讯逼供的老油条了!

ps:各位订阅的朋友看看你的月票,赶紧投给我!

四磨汤能治肠胀气吗
剖宫产术后不规律便秘
脑梗塞有什么症状吗
宝宝睡觉时咳嗽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